最新系列会 | 《新世纪小学数学》杂志 | 在线公开课 | 加入收藏
广告960x60
5月22日主会场梁贯成教授问答录
来源:数学工作室 时间:2014-05-25 21:44:24 阅读量:
分享到:

1.华南师大的何小亚教授:感谢您为我们做了这样的汇报,感悟很多,数学教学的本质是什么?教学生学什么重要还是怎么学重要?学生应该学什么样的数学?

梁:数学是我们人类文化的一个飞跃,我们是人,数学也是帮助我们思维的,数学可能是没什么用的,学数学不用一直考虑怎么用,如果过分考虑数学的应用性会有局限。数学是一种思维,是一种文化,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你为什么不讲应用呢?因为数学是很小的,在生活中不怎么用的,其实学数学不单单是怎么用的。数学本身是一种文化,我们要传承这个文化。

2.首都师范大学王瑞霖老师:理论的求真之外还要求深、求新,你认为哪个更重要?

梁:求真是最重要的,求深、求新未必是重要的,这里要考虑你否需要真的求深求新,求新不是重要的,不是找什么新的理论,不是新的就是好的,新是因为对现状不满意,深也是一样的,是因为对现状不满意,有新的需要,那才会去求深、求新。所以求深、求新是变化的,只有求真是一个态度,这个很重要。

3严士健教授:请问数学教育和数学的关系是什么?做数学的人对数学的要求是什么?

梁:我觉得做数学的人一定要对数学有很深的认识,最初很受心理学的影响,很多人研究学生障碍,认为理解了这些学生的障碍就会对数学学习有帮助,这可能是由于他们对数学不太懂的缘故。他们有很多人不是数学出身的,我们一定要搞清数学是什么,不懂数学可能认为数学就是计算。我们还是要在数学家的指导下对数学有全面的认识,但是我也强调要全面学习,如果以学习时间为例,学习英语时间为50%,数学时间就是40%,其他学习10%

4.北京师范大学刘坚教授:对小学实用主义的批判我很困惑,我曾经接待过弗兰登塔尔,接触过荷兰数学教材,其内容真实、鲜活,比较实用,这样的形态好吗?如果不好,应该是有什么样的形态?

 

梁:实用是要看的,但是不能太讲究实用。出于对西方的敬重,我站在这里讲,华人的特点就是太实用,我们不要太实用,在教育理论建设中,太实用的话你不会有太的进展,做研究太实用应该是走得不太远的。

作者:王明明
编辑:李明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