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系列会 | 《新世纪小学数学》杂志 | 在线公开课 | 加入收藏
广告960x60
李·舒尔曼:教师教育是人格教育
来源:守望新课程 时间:2014-02-28 14:48:54 阅读量:
分享到:

          按:李·舒尔曼,美国卡内基教学促进基金会荣誉退休主席,斯坦福大学查理·E·杜克曼教育学退休教授。舒尔曼教授于上世纪80年代首先提出PCK(学科教学知识)概念,认为PCK是“教师最有用的知识代表形式”,是教师与学科专家的区别所在。

教学在每个年代都是一个重塑自我的挑战。2013年我们面临的挑战与我们的前辈们在1913年所面临的挑战既有相似性,但又有其独特性。

在我的一生中,我花了很多的时间试图通过同类问题去透视,以及通过思考如何为其他专业做准备去理解教师教育的复杂性和挑战性。这是因为,我发现,不管是教师还是医生,神职人员或护士,工程师或律师,这些职业要做的事情是极其复杂且充满无穷魅力的。

艺术学科和科学学科教师的工作是让学生对一个研究领域或学科有着深入的批判性理解,历史教师希望学生批判性地把握历史,物理教师在其学科上有着类似的目标。对于在任何领域或学科的任何教师(不管是小学、中学或者是大学教师)来说,认识并理解某一学科都是一个足够远大的目标。但是,当你为某人开始教一门学科做准备时,要求他知道、思考以及理解仅仅只是教学的开始。教学需要更多方面的准备。专业的教育者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教某个人,其教学是为了让学生明了认识是为了行动——改变他人的心智和生活,负责任地以及正直地为他人服务。

正如我们在卡内基基金会的研究项目——专业教育的研究中所提到的,专业教育是三种学徒的整合——认知学徒期,学会像专业人员一样思考;实践学徒期,学会像专业人员一样的行动;道德学徒期,是将学会思考、以负责任和合乎道德的方式去行动三个领域结合在一起。

一个专业人员只停留在理解是远远不够的。没错,理解是必要条件却非充分条件。一个专业人员不管他是否已经拥有足够的信息,都要准备去行动,去执行,去实践。一个教师需要面对40名学生并采取行动。一个外科手术医生在一个复杂的手术过程中要面对意外出血并立即采取行动。不管是对教师还是外科医生,他们不可以说:“请给我一个小时去弄明白我需要知道什么信息来帮助我做下一个决定,然后行动。”他们必须基于当前的信息以及将来不完美的预测做出判断,然后行动。对于手术中的外科医生是如此,对于正在疏导丧失病重孩子的父母的牧师如此,对于在课堂上试图向一群困惑的学生解释复杂的数学问题的教师也是如此。行动跟理解在专业工作中同等重要,也许行动更加重要。

但是即便如此还不够。正如我们看到的,如果我们把教育视为专业,那么,专业人员不仅要理解与执行,他们还必须有价值观、道德高尚和社会责任感。他们必须是社会中特定类型的人。使用我在神学教育中学到的语言,他们必须经历过某种特定角色及价值观念的形成过程,才能成为我们在这个社会中所推崇的人——我们愿意将我们的健康系统、教育系统、最深层次的价值观、我们所期待的公平托付给这样的人。

专业人员的教育是人格的教育。众所周知,你可以拥有最熟练的课堂教师,他们对所教学科的内容理解得非常透彻。但是,如果他们没有人格,那是严重的缺陷。所以,当我们在看待专业的时候,其实是在看教人们去理解、去行动以及将认知、践行和人生三者整合在一起的挑战。

稿源:守望新课程
作者:
编辑:侯慧颖